脑外伤后遗症治疗、脑外伤康复、针灸促醒植物人、脑干损伤、重症颅脑损伤康复
  • QQ客服
  • 微信客服


  • 媒体报道
  • 行业新闻
  • 即时快讯



  • 编者按:阅读此文,如同跟随作者一起静静地观看了一场穿越时空的电影,过往发生的一切身临其境,那鲜活生动的音容笑貌,看得见,听得到,触及灵魂,在这里,想把这篇深度好文推荐给所有喜欢阅读、正在寻求希望的朋友们。


    本文或许有些长,但是只要你读进去,就会被字里行间流露的那股蓬勃的生命力所吸引所震撼,相信我,这部经典而动人的“电影大片”绝对会让你不虚此行!


    大家还记得公众号之前发表过的《家有老妈》《家有老妈(续)》吗?“老妈”脑出血后在烟台海港医院脑康复科的康复过程充分验证了脑康复科独特的“康复三步走”行之有效:


    ●第一阶段:用头针针灸加康复推拿、理疗护理等康复手段恢复至可以简单行走;
    ●第二阶段:出院回家后,代替针灸,每个月使用钱杰主任2002年获得中国发明专利的头穴贴敷代针丹;
    ●第三阶段:通过代针丹贴敷进一步好转之后,可用钱杰主任2012年再次获得中国发明专利的“一种头部穴区定位与刺激一体的健脑脑醒神理疗帽”贝儿爽头部按摩器,每天对头部穴位进行敲击按摩。


    通过前面步骤分明的“三步走”治疗方法,现年88岁的老妈不仅生活基本自理,而且头发由白变黑,老师出身的老妈如今还能自己朗读课文。这一切都证明了人类的受损脑功能可以通过正确有效的“刺激”而重新复苏:通过“激励”大脑中病损周围健康的脑细胞,使其“学习”“接管”病变坏死脑细胞的功能与职责。老妈就是这个代偿理论的受益者、亲历者、验证者。话不多说,让我们一起走进《家有老妈 叁》的故事。


    *注:《家有老妈》系列文章均出自老妈儿子-千江月(笔名)之手。


    《老妈:我和你爸的缘分感得正果》

    作者:千江月


     

    过年客人来,跟老妈问好,顺口寒暄“老太太,您老高寿啊?”


    老妈笑眯眯地答道“我有八十多了吧”。


    老妈说得没错,老妈生肖属“狗”,过了辛丑“牛”年,年寿88。


    大病痊愈后的一年多来,老妈愈发达观,对人对事从不纠缠于细节。小辈们反复告诉她“过了年是八十八岁”,老妈简而化之“八十多了”,也没错。



    上了年岁的人容易健忘,老妈也是这样,大约八十过后,逐渐出现记忆力减退的现象,近期的事情记不住,早年的事情总唠叨。老爸常打趣说,你妈是老年痴呆了。后来经医院检查,老妈头部的确有小脑萎缩的征兆。


    老人健忘很平常,八十过后老妈的身板依旧硬朗,而老爸虽然头脑清晰,却是三十多年的老糖友,并发症一大堆,于是家中事务分工明确,老爸负责动嘴,安排大事小情像个经理;老妈负责跑腿,买菜跑银行等像个业务员,两位老人相互扶持,相濡以沫,生活足够自理,不用我们做儿女的多费心。


           

    少小夫妻老来伴,经历了银婚、金婚、钻石婚,老爸老妈的感情似乎愈发厚重,来自“火星”、“金星”的两块不同材质原石经历了60多年的相互打磨,形成了属于他们自己相处的默契,老爸掌勺炒菜,老妈摘菜洗碗;老爸退休前是大夫,常给血压偏高的老妈测量血压,指导用药,老爸颈椎狭窄导致后背麻痛,老妈则每天早晨醒来准时为老爸进行按压推拿。


           

    日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重复着,平常得让人觉得温馨和谐是理所当然,直到过了农历己亥(2019)年,老爸87岁,老妈86岁,2月19日是正月十五,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毫无征兆地戛然而止。这天下午,老妈突然眼前发黑晕倒在地,120急救车把老妈送往附近医院,诊断结果是头部蛛网膜血管瘤破裂,也就是俗称的脑溢血,且出血量大。


    病情严重,紧急转送上级医院抢救,途中我给独自在家的老爸报告了检查结果,接电话的老爸理性接受了这个现实。老爸曾是军队医院外科主任,亲自主刀了成百上千的大小手术,生死之事处之泰然。老妈突然晕厥的病因及后果,即使我不说,老爸也能估测一二,另外家中大事需要每个家庭成员冷静面对,因此隐瞒事实是不明智的。


    赶到上级医院后,天黑了下来,二姐配合护士安置老妈身体,忙碌间,她的手机却响个不停,一看是老爸打来的,我接过电话,里面却迟迟没有声响,我快步走出病房,急促地说“老爸,你说话啊……”,又过了一会儿,突然,“嗷~~嗷~~”传来的是悲痛欲绝的嚎啕大哭,最终一句话也没说出来。老爸向来是个冷静有余的人,如此失态令人惊诧,即使当年得知奶奶过世的消息,老爸也是压抑着悲恸,几天沉默不语。
     


    两天后,老妈接受了头部介入手术,之后又三次实施了脊髓穿刺引流,然而这些都是属于亡羊补牢式的措施,因为脑出血已成事实,出血流入脑干混于脑浆中,造成大面积脑神经细胞死亡。入院时老妈头痛欲裂,一周后便人事不省,40天后出院时已成为了“植物人”,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吸氧管、鼻饲胃管、静脉输液管、导尿管……其间,老爸坐着轮椅到病房看望老妈,老妈睁着眼,却茫然空洞,不认识任何人,而老爸依然深情地望着老妈许久,目光后面隐藏着他心底的绝望和哀伤。


    相守一生的人,终究是要分离的。
     

          

    当年虽然是媒人介绍,老爸和老妈也算是一见钟情,那年他22岁,是名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青年军人,英气勃勃;她21岁,是农村里不多的女教师,知书达理,温文尔雅。


    第一年两人相识相恋,第二年举办了人生大事,第三年爱情的结晶——大女儿出世。看似恩爱幸福的一对爱侣,却有着他们的苦衷,因为他是驻扎在远方的军人,一年只有一个月的探亲假,平时交流只能靠鸿雁传书,三尺信笺寄满了相思与牵挂。


    直到他们40岁时,才结束了两地分居的生活,不是他转业回乡,而是她带着三个儿女随军到部队所在地青海高原。在外她是名优秀的小学教师,在家她恪守着传统女人相夫教子的本分:生活里丈夫第一,孩子第二,最后才是自己;他看到了她的不易,也逐渐改变了胶东男人不做家务的习俗。虽然锅碗瓢盆的琐碎生活总免不了磕磕碰碰,但正是这种日复一日的相互打磨,相互迁就,造就了晚年相互陪伴相互依赖的和谐。


    最美不过夕阳红,退休后的生活,没有了孩子的打扰,他们安静地相守陪伴,再没有过一天的分离,岁月静好,时间似乎凝固住不再流动。


    其实老爸的身体已如千疮百孔的破屋,靠药物和老妈的精心陪护才支撑了下来。老爸多年患有糖尿病、心脏病,后又引发了肾衰,需要靠透析维持。往年老爸住院,都是80多岁的老妈做陪床护理,这次老妈的突然倒下,成为压倒老爸心理支撑的最后一棵稻草。

       

    一天,老爸郑重地对我说,明天星期天把你妈接回家来看看,星期一送我去住院。



    老妈有长达一个多月的植物人状态,却在烟台海港医院脑康复科钱杰主任的毫针下起死回生了!(钱主任及脑康复科在《家有老妈》一文中有详细表述)老妈的身体神奇般地康复着,几乎每天都有新的变化,从有知觉到眼神的交流,从自主吞咽到用手吃饭……一个疗程康复期后,老妈居然能够倚墙而立了!当然大片死亡的脑细胞是不可逆的,具体说来是丧失了很多记忆,时常有呆滞现象;另一方面,钱主任神奇的毫针和代针丹不断促生新的脑细胞诞生,因此身体的部分功能得以恢复。在这个过程中,细心的家人觉察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老妈的性情似乎也在发生着变化,究竟会变成什么样,一时还说不清楚。



    周日在两个姐姐的簇拥下,开车接老妈回家。当我把老妈背进家门,放在客厅沙发上坐下的时候,老爸一扫多日的愁云,高兴地凑过去拉住老妈的手。老妈茫然地环顾四周,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这是谁的家”?原本处于激动状态下的老爸顿时怔住了,片刻后,眼眶里盈满了潮热的泪水,那是激动与失落交集的感慨吧。

          

    有人说上天弄人,事事难遂人愿;有人说大道无言,偶然实为必然,只是俗人的凡眼不识因果罢了。


    老妈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有幸遇到到钱主任,得以起死回生;而老爸则没有这样的幸运,住院后病情迅速恶化,一周后的周一上午,老爸让我通知在烟的所有亲属到病房来,二姐和护工从海港医院接来了老妈,老爸老妈的手最后一次牵在一起。老爸预知自己大限将临,却又那么舍不得大家,舍不得这个世界,尤其对老妈放心不下,老爸的深情让众人唏嘘不已。最后,老爸固执地要送老妈一程,坐着轮椅的老爸亲送坐着轮椅的老妈,一直到医院的大门口。



    第二天凌晨,老爸在我们姐弟三人的身边,缓缓地停止了呼吸和心跳,不舍却无奈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父亲的陵墓安置在陵园“老战士”区,和他生前的战友们永远在一起,选好位置后,特意带老妈前去查看,老妈说这样安排挺好的。

           

    2019年,老妈的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手术后又经过了四个疗程的康复期,老妈终于出院了。初次回到家,像个孩子一样懵懂地打量着四周,在这所居住了十几年又一度记忆中断的家里,老妈常会不记得卧室是哪间房,找不到卫生间,走起路来踉踉跄跄,需要人提醒用拐杖,拿起拐杖不知先迈腿还是先挪拐……好在有大姐在家悉心照料,老妈一天天适应着新的生活。

          

    为了帮助老妈恢复记忆,秋高气爽时节,在大姐和表姐的搀扶下,老妈坐车回到了儿时生活的老家村寨,静立在幽深的胡同里,凝视着百年前的砖瓦,不知老妈的脑海里会浮现出怎样的画面。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全中国人“关”在了家里,此事对老妈影响不大,卧室和客厅是她的主要活动区域,看书看报看电视是她的主要娱乐方式,一些简单的家务,比如择菜、剥豆等,老妈做的很仔细很有耐心。


    天气转暖,透过窗户,老妈看见楼下花坛间不时出现三三两两的老人,有种欣然向往的神情,我和姐姐鼓励她说,您想下楼就下去走走吧,于是天气晴好时去楼下花坛转转,老妈每天的固定日程里又增加了一项。



    疫情限制了人们外出的行程,却阻隔不了真情的传递。老妈能有今天,全家人忘不了海港医院钱杰主任的恩情,钱主任也时刻惦记着老妈的康复情况,通过微信等形式问候老妈。“贝儿爽”甫一问世,钱主任便送了老妈一台精致的头帽,这份深情不是用一句“谢谢”可以回报的。

           

    很多朋友惊奇于老妈从“植物人”状态到完全康复,尤其是有中风等脑补后遗症状的朋友,会问我老妈是怎么治好的,我不是医生,只能大致说说老妈在治疗过程中,我的感受和简单认识:


    钱主任通过准确的中医穴位针刺,达到了疏通经络的目的,从而助长新的脑细胞诞生,达到促醒重症颅脑损伤患者,这是治疗的第一部分;



    (头上胶布下是代针丹)


    治疗间隙的休息期间,老妈带着“代针丹”回家,这是钱主任获得的一种国家级发明专利,详细名称为“一种具有针灸效应刺激经穴的药物及其制备方法”的头穴贴敷代针方法,治疗效果不亚于住院期间;


    今天老妈又戴上了保健头帽“贝儿爽头部按摩器”,在家里就可以自我保健治疗,通过敲击刺激头部穴位,达到改善脑内平衡、提神醒脑、延缓脑老化退化的作用。有了“头帽”,老妈的健康又多了一份保障。



    老妈这段奇特的经历,我以为就是一次生命的轮回——死过了,又新生了。


    假如轮回是确切的,假如有超时空摄影机,记录下人的前生与后世,命运的轨迹和生活状态有多少异同?


    记录百年轮回的录影机还没有出现,但老妈倒下又站起来的两年时间,我和家人都是见证者,目睹了老妈一天天的变化,随着身体机能的恢复,老妈原本花白的头发也在悄悄地转黑,钱主任说这很正常,这是因为人的头皮经过贝儿爽头部按摩器的敲击“刺激”,使长期“板结”的皮下组织毛细血管变得(松软)从而改善了局部的血液循环。头发增多变黑,是大脑内部改变的外在表现,由此可见整个大脑都是向健康、向上的状态发展的。


    (88岁老妈的头发在转黑,是个奇迹)


    老妈又成为了那个慈祥的老妈,然而在治疗康复期间,一些微妙的变化在悄然发生着,老妈的性情“返老还童”了,仔细观察,颇有趣味,更令人欣慰。


    老妈一生都是个要好的人,性格偏于内向,做人做事谦虚谨慎,知书达理,爱憎分明,这个特点的另一面是较真,老妈经常提到的词汇是“实事求是”,对过往的是非念念分明。


    病愈“轮回”后的老妈很多地方显露出童真的一面,像个孩子般的天真快乐。性情变得单纯,不喜欢思辨,有问即答,即使很多答案在我们看来不是标准答案甚至不大靠谱,一些需要思考的问题,老妈回答的很干脆“不知道”。


    单纯的老妈让每个接触到她的人都心生欢喜,因为老妈心底不设防,又没有分别心,展示给人的都是她的喜悦和满足。问她午饭晚饭吃什么好?她说都好,做什么吃什么。老妈说的是心里话,吃什么都香,胃口也好,吃饱了便不再多吃。


    老妈的日常起卧越来越规律,目前是晚21:00睡觉,晨5:00起床,她说她从不做梦,有句俗语“圣人无梦”,当然老妈不是圣人,但老妈不做梦,我信。


    过去的事情过去了不后悔,未来的没有发生不忧虑,老妈真是做到了“活在当下”的神仙境界,其实对老妈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后悔”“忧虑”这样的词,不想就是不想,是起不来这些无用的念想(妄念)。


    有客人来问候老妈,老妈通常笑眯眯地说“面熟,记不住名字了”,或者拉着人家的手“哎呀,大街上遇到可不认识了”,这么说了,对方都很欢喜,老妈是不是对所有来客都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不一定。


    回到家不久,有一次姐弟三人在一起回忆老爸的过往,一旁的老妈像是饶有兴致地听别人家的故事,茫然而好奇地问,“你爸走了多少年了?”,对于相伴一生的老伴,老妈头脑里的影像几乎为空白,这是个令人费解的现象。


    一天午饭时,谈起家族往事,很多事老妈都历历在目,我忽然转了话题,故意问老妈,“我爸叫什么名字?年轻时候帅吗?”


    “那么多年了,谁还记得呢!”老妈答的极自然。


    “这都不记得,那你和我爸结婚了吗?”我试图用结婚这事来提醒老妈的记忆。


    “我不结婚,怎么能有你?”老妈毫不思索地反问我,逻辑一点也不差。


    “那和你结婚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嘛?”我有些胡搅蛮缠了。

       

    老妈又露出了茫然的神色,沉吟片刻后说了这样一句有内容的话:“我好像跟了个当兵的。”


    “好像跟了个当兵的”,这是相伴一生伴侣给她留下的唯一一丝痕迹,老妈的大脑犹如一片碧蓝的晴天,老爸只是一只曾经飞越过的大雁。


    有人说,婚姻是前世注定的缘分,无缘不相聚。也有人说,婚姻是最好的修行道场。我同意这样的说法,老妈和老爸的这一生,该做的事情都尽心做了,了无遗憾了。也就是说,


    老妈老爸之间的缘分完结,是他们修行功德圆满!


    牵挂思念是一个引力场,彼此是相互发生作用的,老妈对先走一步的老爸毫无挂牵,反衬了老爸神识一定去往清净极乐世界。



    也许我们还会认为是老妈是太健忘,但换个角度看,“轮回’之后的老妈真的是新生!


    “童趣”盎然的老妈不知烦恼忧愁为何物,笑眯眯看待世间万物,来到的都是客,遇见的都有缘,走了的我不留,没到的不去想,活在当下乐悠悠。


    哎呀,我的老妈,莫非您就是菩萨再来的化现吧!


  • 返回上一页



  • 联系我们

    0535 - 6742907
     Sale Horline

  • 地址:烟台市芝罘区幸福路100号
    护士站(预约床位):0535-6743036
    主任办公室:0535-6742907
    路线:2路、47路、16路、48路、26路、80路站点下车
    微信公众号:重症颅脑损伤康复网钱杰
    网址:www.acupu.com




  • 微信订阅号


  • 手机端网站


  • 微信小程序









  • 咨询留言


  • 床位预约
  • 重症颅脑损伤康复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8-2020 备案号:鲁ICP备19021106号 技术支持:方圆网通
  • 生存状态 脑外伤康复 重症颅脑损伤康复 脑干损伤康复 弥漫性轴索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