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外伤后遗症治疗、脑外伤康复、针灸促醒植物人、脑干损伤、重症颅脑损伤康复
  • QQ客服
  • 微信客服


  • 媒体报道
  • 行业新闻
  • 即时快讯




  • 我叫张盼,来自山东郓城,我妈于2010年1月9号在郓城上班途中遭遇了车祸,被医院诊断为“特重型颅脑损伤”,到现在我妈出车祸都快三个多月了,在这段时间里,母亲没有一点意识并且有一侧完全瘫痪,作为当儿子的心情痛苦的都有点麻木,母亲一直在ICU里面待着了,所以每天和母亲见面的时间也就那么20多分钟,除了探视的时间能呼喊呼喊母亲,有时候我什么都为母亲做不了,母亲每日辛苦的工作都是为了供应我们姐弟俩俩个大学生啊!我心里面有时候都自责和愧疚,就这样二个月过去了,我也面临着开学,同时也不得不接受母亲深度昏迷的状态,但是为了我的学业和家人的嘱托我还是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返回了学校,回到学校以后,其实我不想让同学知道我家庭里面的事情,所以在同学面前必须装的和以前一样,在同学面前装出来的那种言行都掩饰不住内心的麻痹和痛苦,尤其是在好朋友面前,这种装出来的举止更是虚假,他们再三询问我,我就把事实情况告诉了他们,他们都开导和安慰我,就这样我内心只能得到暂时的安慰和开拓,时间一长内心的痛苦和麻木就像波浪一样起伏不定,为了在宿舍显得我更坚强,自己的泪水都是在同学进入睡眠以后任它无情的洒落,直到自己睡着为止,出于这种状态的我于4月1号带着沉重的心情从学校返回到家里。


        我从学校直接就去了济宁附院,在和主治医生交谈的过程中,他告诉我母亲清醒过来的可能性不大,只能等待奇迹的发生,现在他给我爸的建议是回我家县城医院保守治疗吧!当时我的心彻底的凉了,真的有点失望了,因为母亲在这个环境下状态都不怎么好,要是回县城的话只能是真的等待那个虚无缥缈的奇迹发生了,同时主治医生也在暗示我妈已经没有在ICU里面待着的必要了,而且在ICU里面一天花费至少上千元,就这样一说我感觉他们好像也无能为力了,于是我爸让我回家和我二舅商量商量怎么办这件事情,到了二舅家,我把医院里面反映的这种情况告诉了他,他说看看情况有没有必要转过来,毕竟县城医院实力有限,其实我的想法也是不想转,考虑到花费这一块的确不是一般家庭能够支撑的起的,但是又找不到一家合适的康复医院。


        在家什么也干不了,在母亲的这种病情下,就算是坐在电脑旁边也没有了以前娱乐的心思,只想给母亲找到一家更合适的医院,于是我打开了“百度网页”,在搜索栏目中输入了“重型脑干损伤的患者已经80天没清醒还有可能清醒吗?那家医院比较好”在网页上出现的信息大部分我以前都看过,自从我妈出事以后我对这方面的信息比较留意,其中这网上说的大同小异,都说恢复的几率小,能不能清醒都不确定等话语,虽然我心里面知道恢复的几率小,但我知道希望还是有的,或许这次回家是上帝对我安排好的一次旅程,一切似乎来得都那么巧合,而且行走的那么顺利,虽然内心十分麻木和劳累,正当我对网页发呆无奈之时,我无意之中查到了“一家用针灸方法使植物人促醒的医院—烟台海港医院脑康复科,我大体上看了看海港医院脑康复科首页,随后我看完了上面挂的一段脑康复视频,这时我心里面有了一点点幻想,要是真是这么好就好了,心里面存在着种种疑惑,于是我接着看了第二遍,第三遍::::使我印象最深的是上面有山东电视台专题片《让失忆女孩重圆大学梦》》这段视频,我看完几遍以后看到了希望,但是心里面对这种神奇的针灸疗法产生的神奇效果还是有点不太相信,不过医院里面给了我更多的机会让我们了解他们医院网站上留有以前脑外伤患者治好的事例这个栏目,并且还留有患者家属的电话号码和联系方式,经过和母亲情况的对比我发现上面有一条“烟台老刘脑干损伤成植物人,来海港医院二个月扶物行走”的事例,因为刘大爷以前的情况和我妈现在情况差不多吧,这条信息我看的十分仔细,当时我笑了,心里面还在一遍遍想“要是真的就好了”,我压抑不住自己当时那种内心的澎湃,或许是求医心切的缘故吧!!于是我和刘大爷女儿(以后我就叫她刘姐了)发了一条信息,大体上询问了一下情况,毕竟发信息比较慢吧!而我想更详细了解刘大爷现在恢复情况和医院里面真实的情况,我拨打了刘姐的电话,我把我妈现在的情况说了说,刘姐感觉我妈现在这个状态比以前刘大爷要好一点,而且我妈年轻一点应该能康复了,刘姐还老是安慰我说“现在你的心情和我去年心情一样,我十分理解你,不要太过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刘姐给我的建议是“不要让我母亲在ICU里面待着了,可以尝试一下中西医结合的方法,虽然这家医院综合实力不怎么有名,但是脑康复科还可以吧!” 在这短短的十多分钟内刘姐那种真诚的话语打动了我,我心里想“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啊!为了以后方便联系,我把刘姐的qq号记下了。以后我就在网上就用语音和刘姐交谈,通过询问刘姐的情况,从内心里面我没怀疑这是假的,因为我现在的感受刘姐全都能体会到啊,并且刘姐说“要是我去烟台想了解一下医院的话,她可以帮我的忙,也可以让俺去她家看看刘大爷现在恢复的情况”,刘姐这一切的话语好像给了我一份力量让我勇往直前,说实话刘姐对我的指导意义挺大的。我十分感谢她!


        我把这一切告诉了我二舅以后,我二舅也大体上看了看这家医院的视频,他说不论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有必要去烟台走一趟,其实我也是这种想法,毕竟母亲转院不是一个人说了算,同时路途又比较远,鉴于这种情况我当天和钱主任通了电话,当时钱主任正在北京参加一个研讨会,把情况说明白以后钱主任只是告诉我有百分之三十的希望,其实就算是百分之三十我也看到了希望,钱主任还让我和护士站联系,因为现在床位挺紧,要是有心来的话想让我预定个床位,其实和钱主任通完电话内心还是一片迷茫和疑惑,钱主任当时的意思也是想让我带着片子过去一趟,毕竟路途比较远,要是没有治疗价值的话,他说他不会轻易的让我过去,处于钱主任的这种真诚我又和护士站打通了电话来了解更详细的情况,接我电话的是康复科的孙护士,她给我介绍的更详细,她还真诚的告诉我“她们也不是什么神医,在她们那也有很长时间没清醒的,但是在那康复的几率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大的,”她这样一说我心面踏实了一点,同时也给了我更进一步的动力。为了联系的方便,我把孙护士的联系方式留了下了,在去海港医院之前我一直和孙护士保持着联系,因为钱主任周一才能从北京回来,所以我最快可以与钱主任见面只能是周一了,在周日晚上孙护士特意给我发了一条信息让我周一过去一趟。她对我们家庭的特别照顾我感觉已经超出护士的那种精神和职位了。


        因为我姐在烟台大学上学,对烟台比较熟一点吧,但是她也不太了解这个医院,我和我姐于周日晚上带着无数的问号坐上了去烟台的火车,到了烟台以后,在我姐同学的带领下我们匆匆忙忙赶到了烟台海港医院,到了医院以后我没有听到其它医院到处是叹声与哭声,反而在十二楼脑康复科传出来的是患者与家人的笑声和满脸的笑容,正好我在楼道里面碰见了孙护士,她把我接到钱主任的办公室,见到了钱主任,他很热情,仔细的看了看我母亲的CT片,随后进病房看了看一部分正在康复中的病友。整个过程中,钱主任认真的和我们讲解,并且一直鼓励我们。听到钱主任说的话,说我母亲有30%的希望可以苏醒,又重燃了我们的信心。在这期间我也和这些患友及家属交流,在交流过程中我发现我妈在这些患者当中还算是相对比较轻一点的,当我参观了他们科室后,我的信心更大了,因为我看到患者家属一个个满脸笑容并对各自治疗效果连连称奇,使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个来自新疆乌鲁木齐的患者,他们是从北京转过来的,那个大姐告诉我“北京医院实在是没办法了我们通过网上才来到这里的,对这里治疗的方法十分满意”,她这样一说我对我母亲的现状更有信心了。参观完以后我的心情有点好转了,好像找到了神医一样我于当天晚上返回去了,因为我和我姐商量完以后,都决定把我妈转过来,所以我没让我姐回去,姐直接回学校了。为了更进一步证实,姐第二天去了离烟台大学不远的刘大爷家里看了看刘大爷,大娘和刘姐向我姐说了一下情况。反映海港医院在这一方面挺好的,而且说钱主任、其他医生和护士对待病人都很好,这样我心里面就更放心,更有信心了。


        回家以后,经过和我爸我舅商量以后,于4月6号花高价雇了济宁医学院附院的救护车把我妈从济医附院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海港医院, 转到医院后,钱主任就对我母亲进行了治疗,针灸都是他亲自下针,并且鼓励病人和家属,刘大爷一家人知道我母亲转到海港医院以后,对我们的关心更是无微不至,我们到烟台的第二天,刘姐特意给我母亲做的鱼汤和排骨汤,而且还给我们也做了饭,从她们家到海港医院经过两个小时,但是饭还是热气腾腾的,在那一刻我感动的泪水没有流,当时我都说不出话了!都说烟台人厚道,这厚道让我热血沸腾,我感觉“谢谢”这两个字太轻了!人要知恩图报,我想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家人的,更会好好报答他们的恩情。


        阳光打在你的脸上,温暖留在我们心里,这是春天里平常的一天,因做出让我妈从济宁转到烟台如此的决定而不平凡,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们家庭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它驱使我们不断寻找“正义,爱心,良知”,这种力量来自于你——刘姐,来自于钱主任.孙护士你们中间的每一个医护人员,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把人打动,除了刘姐那种内心的爱,除了钱主任孙护士的真实,在这我感谢他们,同时也感谢网络的普及对我这个过程的指引。


        随着我母亲的好转我会继续写下去,我坚信我母亲会好起来的。如果有患者家属看到我写的这篇文章,想咨询我的话我会真诚的回答你们的问题。
                                        

                                                                                                   2010年5月1号
     
    续:
     
    母亲奇迹般的呼唤——证明了我一生无悔的选择
     
        2010年5月9号晚上9点左右,我爸从烟台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自从我妈转院到烟台以后,这是我爸为数不多的和我自动打电话,可能老爸怕耽误我的学业吧!!平时都是我和我爸打电话来询问一下老妈的病情好转情况。就在此时此刻,老爸突然间告诉我说:“盼盼,你妈会喊你的名字了。”此时心中那种激动的心情都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和老爸谈话了,当时我只是说:“恩,我知道了爸爸。”虽然当时表面上显得我内心十分平静,其实当时都不知道对老爸说什么好,就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那一刻,我妈在电话的那头重复奇迹般的呼唤我的名字:“盼盼,盼盼:::::”母亲的话语虽然没有以前那么清楚,但是我听得清清楚楚母亲在呼唤我的名字,我已经四个月没听到母亲说话了,就在此刻,禁不住,一股酸楚刺痛了我的眼睛,泪憋不住的往外涌,我强忍着自己的泪水喊了一声:“妈,你好好休息,听医生的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当天晚上我独自一人在校园里面走来走去,每当回想起母亲所受的苦和母亲现在恢复的理想状况,那种激动而有感动的泪水又一次冲刷了自己的脸庞。


        到了第二天,也就是2010年5月10号下午三点吧!海港医院的孙护士突然也给我打了电话说:“你妈可以开口说话了,全体医护人员都很高兴,也很激动,你现在和你妈说两句话吧!”就在此时此刻我妈突然奇迹般的对我说:“盼盼,妈妈好了:::”,这一简短的话语彻底打碎了周围的气氛,和我妈一个病室的患者家属和在场的医护人员全都流出了泪水,他们为母亲在最艰难的时刻和刚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始终忘不了安慰子女而感动,为伟大的母爱而感动,同时也为母亲恢复的这么好的状况而感动,此时纵有千言万语想和母亲说,可是我已说不出一个字,大颗大颗的泪珠从我的眼角滚落,此时心里面只有对医护人员说:“谢谢你们了”。母亲的话语虽然简单,但这就是真正的无私的,不遗余力的母爱,一辈子为了儿女,牵肠挂肚,辛辛苦苦,忙忙碌碌,似乎那就是母亲生命的全部内涵,一旦出事生病以后,精力和体力不在的时候,她却不愿牵累子女,不愿给儿女增添一丁点的麻烦。


        母亲奇迹般的呼唤证明了我一生无悔的选择!!


        我代表我的大家庭感谢海港医院脑康复科全体医护人员让母亲经过一个疗程治疗后从全植物状态恢复到现在会说话的状态,母亲来的时候带着四根管子——鼻饲胃管、喉管气管、氧气管、导尿管来到烟台的,经钱杰主任中西医结合治疗,只用一个疗程即拨掉了所有的管子,不但减少了感染机会,而且母亲自己也会吃东西了,一开始的时候母亲大小便失禁,随着母亲意识的增强,现在母亲基本上可以控制大小便了,因为她现在可以表达她的一点意念了,不但这些,母亲一些简单的数字也认识,我曾经让她写过像“1,2,3,::::”这样的数字,她写的笔画全是对的,只不过手上没劲写的不好看而已,母亲现在有点烦躁,据钱主任说:“这种病人烦躁很正常,慢慢就会好起来的”,虽然母亲还有一侧不听使唤,但是我相信下一个疗程,母亲的状态会更好:::,相信母亲在钱主任和全体医护人员的工作努力下,母亲在不久的将来肯定会站起来的。母亲经过一个疗程的治疗能够恢复的这么好,少不了钱主任和医护人员的辛苦的工作!!谢谢你们了::;


        因为灾难,往往孤单而无助,行将被这个世界抛弃的时候,总有爱将我们收留,总有爱领我们回家,爱,是这个世界最后的力量,只有爱可以创造生命的奇迹,在这里每天都有爱和生命奇迹的发生,生命奇迹的背后更少不了脑康复科全体人员的辛勤的汗水那无私的大爱。


        在这里我还要特别感谢刘姐一家,上次去烟台看我母亲时刘姐又邀请我去她家玩,还请我吃了最新鲜的海鲜,由于我是内地人,没怎么吃过各种各样的海鲜,尤其是爬虾,根本就不会剥皮,刘姐他们看了以后全家人给我剥爬虾,摆了一排,当时那种感动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也要感谢刘姐一家对我母亲的病情指引了一条明路,非常感谢。
     
                                                                                                            2010年6月12

  • 返回上一页



  • 联系我们

    0535 - 6742907
     Sale Horline

  • 地址:烟台市芝罘区幸福路100号
    护士站(预约床位):0535-6743036
    主任办公室:0535-6742907
    路线:2路、47路、16路、48路、26路、80路站点下车
    微信公众号:重症颅脑损伤康复网钱杰
    网址:www.acupu.com




  • 微信订阅号


  • 手机端网站


  • 微信小程序









  • 咨询留言


  • 床位预约
  • 重症颅脑损伤康复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8-2020 备案号:鲁ICP备19021106号 技术支持:方圆网通
  • 生存状态 脑外伤康复 重症颅脑损伤康复 脑干损伤康复 弥漫性轴索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