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外伤后遗症治疗、脑外伤康复、针灸促醒植物人、脑干损伤、重症颅脑损伤康复
  • QQ客服
  • 微信客服


  • 媒体报道
  • 行业新闻
  • 即时快讯



  • 文章是我们治愈的一位80多岁患者的家属写的,感人至深,字里行间流露着家有老母的幸福和老母亲重获健康的喜悦,同时感叹中医针灸的神奇,让我们一起用心去阅读。



    “伙计们门口饭店聚一下,我请客。”午饭时间,老王吆喝一嗓子。


    “谢了,我不去。”我肯定地说。


    “你今儿怎么了?”老王嗓门大,声音带着指责。同时准备聚餐的好几双眼睛一齐看向我。


    “老妈在家,回家吃饭。”说完这句,再看那几双带着惊奇和指责的眼神,顿时变得柔和下来。


    家有老妈,说这话我是骄傲的,幸福的。 



    有妈就有家,妈在家就在。


    有妈在,儿女们不管多大,都是孩子,都有一份做孩子安稳踏实的幸福感;妈就像一棵大树,永远庇荫着她的儿女们;有妈的孩子就有根,无论走到哪里,都知道有颗心在牵挂着你。

    然而有长达近半年的时间,家里没有老妈,家只是一个空荡荡的房子。



    老妈躺在在几家医院,长时间不知春秋冷暖。


    过了己亥猪年,老爸87,老妈86,父母高寿健在,是子女的福气。尤其是老妈,一生勤俭持家,操持家务任劳任怨,老爸患有多年的糖尿病、心脏病等疾病,老妈是老爸最好的护理员,每天早晨给老爸做按摩半个小时,老妈腿脚麻利,发病前每天健身步行上万步,隔三差五拖着小车去三里地外的集市赶集。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突然的意外总是让人措手不及。2月19日是正月十五,中午一家人欢欢喜喜吃过团圆午饭,老爸老妈午后休息,一小时后老妈起来整理家务,突然感到天旋地转,继而恶心呕吐……我和外甥立即赶回家,几分钟后救护车赶到,送往离家最近的烟台光华医院。经过紧急处理和一番检测后,发现后脑有大面积出血,初步诊断为蛛网膜血管破裂,病情危急,立即联系转院,送往烟台毓璜顶医院神经外科院进行救治。 



    86岁、脑出血、大面积……这几个字眼意味着什么,对于不懂医学的外行人也知道情况的严重。


    经过一系列术前检查,发现颅脑中有一段血管形成动脉瘤,动脉瘤破裂造成颅腔出血。入院第三天,老妈进行了介入手术,通过微创技术,对破裂的血管瘤进行了特殊材料填充,并经行了血管支架搭桥。


    手术顺利,并不意味着术后恢复效果好。这是术前大夫与患者家属谈话时重点说明的,因为脑出血已成事实,出血流入脑干混于脑浆中,干扰神经系统,势必造成功能紊乱和缺失。若不做手术,血管瘤随时有可能再次破裂。


    术后老妈的症状验证了医生的判断,手术前后几天尚有意识,大体认得出家人亲戚,一周后意识开始模糊,两眼无神,对儿女的呼唤不再有反应……


    在烟台毓璜顶医院住院治疗长达40天,经历了脑部手术和三次脊髓穿刺(脑部出血从脊髓处引流),病床上的老妈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鼻子上有氧气管,鼻饲胃管,静脉注射针管,下部还有导尿管……住院后期,医生说老妈生命体征稳定,可以出院了,可是只有呼吸却不省人事不知吃喝拉撒,这不就是“植物人”吗! 



    父亲是个军人,早年在军队中转战南北,我和两个姐姐跟随母亲在老家长大,直到大姐16岁读高中时,母亲和我们三姐弟才随军与父亲生活在一起。在我们姐弟年幼的心中,是母亲给我们支撑起了遮风挡雨的家,很多年里,妈的话就是一切,妈的一颦一笑就是家的全部温度。


    晚年的老妈知足达观,经常听她说,活了八十多了,知足了。可是,一个人的生命谁能主宰?谁能在生死间做去留的决定?我爱我的老妈,我尊重老妈的任何决定。如果老妈希望延续呼吸,我会不惜一切不遗余力地救治护理老妈的躯体;如果老妈希望人活着要有尊严要有价值,决不能成为一个“植物人”苟延残喘,那我也许会拔下她身上的管子……然而没有如果,老妈没有意识,不能为自己做决定。


    老妈入院的40天里,全家进入了“非常状态”,发病第二天,大姐从数千里外的兰州赶回来和二姐一起在医院护理,我则需要隔天送老父亲到医院透析,每日往返家和医院运送各种生活物品。老妈的娘家人——我的表姐及表嫂纷纷赶来帮忙,即使这样,大家也经常会感到忙乱无序,精疲力尽。由于脑出血造成的颅内压力高,老妈异常烦躁,两手会在无意识中乱动乱抓,护理稍不留神,静脉注射管子或鼻管等会被拔下,衣服会被扯烂……几天后请了专业护工小王,同时至少有一个家人在旁帮忙。



    老妈轰然倒下,这个家顿时岌岌可危。不仅生活秩序被打乱,更重要的是每人心底承受着一股无形的压力:一天天眼见老妈意识衰退,功能消失,睁着眼睛却不认识亲人。不堪忍受这种打击,老爸终于倒下了,患糖尿病三十多年的老爸因为有相濡以沫老妈的细心照顾,生活自理,没有出现严重并发症。老妈不在家,老爸的生活虽然有人照料,但精神上的陪伴是其他人替代不了的。老爸彻夜难眠,时常出现呼吸困难和心绞痛现象,终于在老妈离家一个月后挺不住了,也住进了医院。


    一座城市两个区两所医院,是这段时间家人的长居地。护工和二姐主要负责老妈的护理,而大姐和我则就近护理老爸,空荡荡的家由铁将军把守。


    老爸心肾功能逐渐衰竭,终于在他住院两周后撒手人寰,虽然我们知道他有太多的不舍,尤其舍不得相伴牵手60多载的老伴。


    老爸走了,剩下一个“植物人”老妈,怎么办? 



    脑神经坏死后形成的“植物人”,对一般人来说,只是传说或文学艺术作品里的概念,对于患者家庭而言,不仅是巨大的经济负担,而且有一种无形的恐惧,在亲人的生死临界点,你无从选择。


    面对脑出血种种后遗症的可能,毓璜顶医院专家大夫说不可预知,没有进一步治疗方案;请省立医院脑神经外科专家会诊,答案是放弃治疗;电话咨询上海大医院工作的堂妹,她是留美医学博士,回答是国内外对这种症状都没有办法。医院多次要求家属办理出院,下一步怎么办?


    接老妈回家,请护工长期护理,一旦出现问题,医疗手段跟不上;


    送老妈去养老院?经打听了解,如此重病的患者,普通养老机构不肯接收;


    于是重点了解本地养老和医护结合的康养机构,经多方考察,莱山区和芝罘区各有一家康养机构相对不错,可以接收完全不能自理的患者。


    在多方了解康复医疗和养老问题的过程中,二姐一个朋友跟她说烟台海港医院康复科治疗效果不错,我听后心里有些不以为然。众多三甲大医院都没有办法,一个企业医院能有什么灵丹妙药?况且海港医院距离莱山区的家较远,探视护理很不方便。


    家庭会议上,二姐动情地说老妈为我们一生操劳,从来没有麻烦过子女什么,老妈假如就这么走了,我们连尽孝心的机会都没有。给老妈治疗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就百分之百去努力。不放弃,也许真的会有奇迹降临!



    3月29日,星期五,转院。


    住院40天,病房几乎成了另一个家,锅碗瓢盆衣服棉被……转院这一天,众多亲戚前来帮忙,衣物拉满了三辆车。


    老妈从一家医院被抬出,又被抬进了另一家医院,依旧是不省人事,靠鼻饲维持营养。


    住进烟台海港医院的当天上午,就有大夫前来推拿按摩,很是耐心。接着是针灸(针刺)治疗,不挂吊瓶,不打点滴。


    头部几个穴位要留针4~6小时,送众多亲戚回去之前,我回头看了沉睡中的老妈一眼,头上、身上扎满了长短不一的毫针,忽然心中一阵酸楚,说不清什么滋味。


    老妈是个要好要强的人,也就是工作起来很努力,不甘落于人后,曾获得过地区“优秀教师”的荣誉。老妈做了一辈子教师工作,却不会指使人,就怕麻烦人,哪怕是自己的儿女。在家里,老妈会惦记着每一个家人的冷暖,唯独没有自己。老妈不知道这次患病,“麻烦”了几乎所有的亲属,自己生养的儿女暂且不论,她的几个侄儿侄女甚至侄媳妇都是端尿送饭忙里忙外,把她当做最亲的亲人。总会惹得同室病友家属羡慕,其实因缘果报,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不都是老妈一生操心他人的回报吗! 



    虽说寿命老天注定,然而吉人自有天相。


    老妈住进烟台海港医院的第二天,大表姐前去探望,说老妈认识她;接着表嫂中午送饭,说老妈也认出她了!这是真的吗?!


    下班后我立即赶往医院12楼康复科,姐姐们已经围绕在老妈病床周围,我一走进病房门,二姐抢着对老妈说,快看谁来了?是不是你的宝贝儿子?老妈抬起头看着我,她的眼神清亮不再浑浊,肯定地点点头。是的,老妈认识她的儿子了,这是真的啊!


    奇迹就这样降临在老妈身上,幸福就这样来到我的家里。 



    第一期理疗的两周时间里,老妈身体康复几乎每天都有新变化,每天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先是认识人,开口说话了,接着记忆一点点恢复;一周后平躺了40多天的老妈可以独立坐在床上了,可以独自拿勺子筷子吃饭了;出院时候老妈可以倚墙而立了!


    出院时,老妈头上留有特殊的头针(祛风醒脑代针丹),医生嘱咐说,这个头针日夜带着不拔下来,自己会脱落。留针处会有液体冒出,头会痒,注意不要挠破感染就行,这是脑神经康复理疗的继续。


    为了照顾方便,老妈在二姐家休息半个月后,再次来到烟台海港医院理疗康复。第二个疗程结束时,老妈语言交流反应敏捷,肢体功能进一步提高,能够扶着助步器自己上厕所。


    目前已经过了三期康复理疗,每一次老妈的身体变化和功能恢复都有喜人的进步,如今老妈基本生活可以自理,只是走路还有点踉跄不稳,但她坚持锻炼,相信老妈身体和智力会越来越好的。



    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那个慈祥和蔼的老妈又回到了家里。知道这段故事的人都会感到惊奇甚至神奇,为什么大医院放弃治疗的脑神经损伤“植物人”,在一个不起眼的二甲医院能得到满意的疗效呢?


    这不得不说祖国传统医学——中医针灸学中蕴藏的生命智慧,以及头针的继承人钱杰主任医术精湛和他作为一个医者的仁心大爱。



    针灸是中医治疗的手段之一,我们都会说中医治疗辨证论治,重整体观念,但靠几根毫针能治什么病,能不能治大病,有信心的人恐怕不多。


    老妈住院期间,康复科召集患者及患者家属进行了科普讲座,钱杰主任亲自授课。



    接近耳顺之年的钱杰主任个头不高,和蔼亲切,两眼慈祥而有神,说话总是略带笑意。钱主任开门见山地说,在这里治疗的很多患者取得了比较满意的效果,不少人对几根针能治病感到神奇,其实我们并不神奇,我们康复科不是什么病都能治,我们叫脑康复科,主要针对重症脑病康复与植物人促醒治疗,在这个领域里我们做得专业一些,取得这样的效果是正常的。


    尽管治愈了许多重症患者,赢得了众多的赞美和掌声,但钱主任始终保有一颗平常心,他为人低调,谦虚谨慎,对患者总是满腔热忱,据说多年来在海港医院脑康复科住过院的患者,再来时钱主任都能想起来。我相信这种说法,我以为钱主任认识的不是患者的面孔,而是他们的病症,因为每个患者病症不同,而他又是用心亲自给每个患者施针。 



    通过和钱主任的交流,对针灸(针刺)治疗和老妈的神奇恢复有了一点粗浅的了解。


    中国最早的医学典籍《黄帝内经》就有关于针灸治病理论与技术的记载,两千多年来针灸疗法一直在运用,中医学院毕业的钱主任始终在临床一线工作,他师从于中国康复研究中心朱镛连教授,并在长期的临床实验中,形成了自己独到见解和治疗针法,在重症颅脑损伤康复方面获得国家专利技术多项,尤其是老妈出院时所带的“祛风醒脑代针丹”是钱主任的发明专利产品,其特点是方便、高效、费用低,在离开医院的恢复期也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西医主流对待“植物人”的态度是只做护理,不做治疗,因为西医原理认为,坏死的脑神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因而对于脑坏死疾病束手无策,而我们通常认为的大医院所采用的主要是西医思维、西医手段治疗。


    中医的思辨性突破了细胞神经死亡不可变化,在原理上更加辨证,部分死亡不等于整体死亡,有灭为什么不可以有生呢?


    钱主任的毫针准确刺激到患者的穴位,疏通经络,助长脑细胞出现再生自愈的效果,不是死亡的神经细胞复活,而是促使新的神经细胞诞生。大千世界万事万物循环往复生生不息,钱主任的手里的银针讲述的是东方哲学思维的大智慧。



    老妈在烟台海港医院治疗期间,结识了不少天南海北的病友,各地的重症颅脑损伤患者大都经历千辛万苦,辗转找到了这家不起眼的医院,外地甚至国外的病友很感慨地说,你们烟台人(这类患者)真有福气啊,家门口就有神医。


    各地患者及家属称赞的不仅是钱杰主任的高超医术,同时也是对他和脑康复科全体医护人员高尚医德的赞美。以钱主任和霍护士长为代表的医护人员对患者满腔热忱,工作态度一丝不苟。是啊!医者仁心,只有仁爱之心才能够治愈人世间的苦痛,这种仁爱之心就是救苦救难菩萨的大悲心! 



    度过鬼门关的老妈回到了阔别数月的家,退休的大姐在家陪伴。


    家里每天又飘出饭菜的香味,整点回家吃饭是我固定的作息表。


    家有老妈,真好! 


  • 返回上一页



  • 联系我们

    0535 - 6742907
     Sale Horline

  • 地址:烟台市芝罘区幸福路100号
    护士站(预约床位):0535-6743036
    主任办公室:0535-6742907
    路线:2路、47路、16路、48路、26路、80路站点下车
    微信公众号:重症颅脑损伤康复网钱杰
    网址:www.acupu.com




  • 微信订阅号


  • 手机端网站


  • 微信小程序









  • 咨询留言


  • 床位预约
  • 重症颅脑损伤康复网 版权所有:Copyright 2018-2020 备案号:鲁ICP备19021106号 技术支持:方圆网通
  • 生存状态 脑外伤康复 重症颅脑损伤康复 脑干损伤康复 弥漫性轴索损伤